星云大师:我的人间性格 《百年佛缘》故事一箩筐

\
星云大师(来源:人间社)

  每一个人都有自己的性格,性格也都有所不同??桌戏蜃咏驳闹泄逃兄赖?,忠、孝、仁、爱、信、义、和、平八德中,有的人是忠心耿耿的性格,有的人是孝顺齐家的性格,有的人有仁慈的性格,有的人有普世爱心的性格等等;而我,也有一些性格,就是父母生我与生俱来的性格。

  许多人经?;嵛饰沂且桓鍪裁囱愿竦娜?从小我勤劳、我节省、我慈悲、我结缘、我正义,若要用文字描述,很难表明我性格上特殊的地方,只有以二十二则小故事,略表我做人处事的性格了。

  一、缺嘴小鸡

  七岁那一年的冬天,我见到两只小鸡被雨水淋得全身湿透,心中非常不忍,于是设法将牠们引到灶前,想藉着火的温度将羽毛烤干,没想到小鸡因为惊慌过度而误入灶中,等到我把牠们从火里抢救出来时,全身羽毛已经烧光,连脚爪都烧焦了,只剩上喙。

  看到奄奄一息的小鸡,为了让牠们存活下来,我每天耐心的用杯子装满谷类,一口一口喂食,并且经常以爱语安慰牠们。过了一年多,小鸡不但没有夭折,后来还能长大下蛋,亲友邻居都视为奇迹。其实我只是感同身受,把自己也当成小鸡,处处为牠们设想而已。

  二、买鞋加价

  一九六四年的夏天,叶鹏胜的父亲背了一袋僧鞋,顶着烈日,汗流浃背,来到寿山寺兜售。我当时为了筹措办学经费,经济也十分困难,但是想到当年出家人很少,僧鞋的生意一定不好,于是上前问他价钱,他说:“一双二十五元。”我掏出三十元向他购买,他疑惑的说:“别人都要求我打折扣,为什么你不还价,反而还要加价?”

  我说:“贩卖僧鞋很困难,如果你们不做生意,我们就很难买到僧鞋,如果你能多赚一点利润,拿这些钱来改善质量,大量生产,可以便利我们购买。所以我这样做,不只是为了帮忙你,更是在帮我自己,你安心收下吧!”

  “我从来没听过世间上还有这种道理的!”他摸着脑后勺,欣然地成交了这笔生意。后来,他将自己的儿子叶鹏胜送来就读沙弥学园。

  三、心香一瓣

  一九九二年七月,我应拉达克佛光协会邀请,前往当地弘法。第一天的行程是拜访拉达克首席喇嘛及印度驻蒙古大使库硕跋库拉仁波切所驻锡的寺院。车子行驶近山门的坡地时,我看到当地佛学院的数百位儿童,顶着烈日,夹道鼓掌欢迎。好几次我请求司机停下来,无奈言语不通,车子一劲往前走。

  两个小时的法会结束,已近中午,在回程中,我看到这些儿童居然还站在原地,合掌恭送我们离开。拉达克七月的阳光是晒不到一分钟就足以令人头昏脑胀的高温,他们在这里站了数小时,为的只是献上心香一瓣,实在是太令人感动了。

  我要弟子送给他们一些纪念品,随行的弟子异口同声地说:“师父!纪念品在来的时候,全部都发完了。”

  “赶快看看身上还有什么东西可以结缘的。”

  我一声令下,大家开始掏衣袋,翻皮包,将随身的钢笔、书签、手珠、钥匙圈、菩萨项鍊、……,全都给了他们?;氐铰霉?,虽两手空空,但是一颗心却是满满的。

  四、喂海鸥

  我从小就很喜欢动物,尤其在雪梨喂海鸥的那一幕,最令人难以忘怀。

  有一天黄昏,我和弟子来到海边,将吐司面包撕成一片一片,掷向沙滩上、海面上。渐渐地,海鸥蜂拥而来,甚至在面包还没落地前,就已经被牠们在半空中接住,一条面包很快就被分光了。

  虽然明知怎样都不够填饱这么多海鸥的肚子,但是心中还是感到很抱歉。在回程的路边小店,我们买了十几袋的面包。老板看着我们问:“你们要举办大型聚会吗?”

  第二天一大早,我们带着一整车的面包,浩浩荡荡往赴一个稀有的“聚会”。这一次大家混熟了,也就不这么客气了,有时群鸥在空中争食,有时干脆飞近我们,将手上的面包啣走。

  只有一只长得很瘦小的海鸥,每次探头想吃,但都被其他同伴抢去,为了让牠吃到面包,我们对准牠的嘴喙丢掷,乃至跟着牠飞翔的路线,从海岸的这头跑到另一头,想尽种种方法,总算让牠啄了一小口面包。临走时,小海鸥特地飞到我的面前,围绕三匝。

  回台湾后,听澳洲的弟子们说:位在高地上的南天精舍一向没有海鸥出现,可是几天来,却有一只瘦小的海鸥老是高踞在佛堂的窗口上……。

  五、宇宙寺

  公路局第三工程处处长倪思曾先生,第一次到佛光山来的时候,朝山会馆还没有建好,山上各处也在工程中。我请处长在佛学院的斋堂吃饭,他说要添油香,我连忙说不必。他于心难安,总觉得在寺院里用斋,一定得添油香才可以。

  后来我就说:“既然处长您这么诚心诚意,那就添个大油香吧!如果能够把大树乡这条泥土路铺成柏油路,对地方建设将是一大贡献。”

  倪处长立即回答:“做得到!做得到!大师,我现在才知道您的道场原来并不只限于佛光山,宇宙寺才是您的道场,全地球人都要为您添油香啊!”

  六、白雪溜冰团

  四十五年前,我担任丛林学院院长时,白雪溜冰团远从美国来到高雄表演,造成全市轰动,听说学生廖秀姬很想去看,甚至还告诉同学:“这一次要是没能去看,我会终生遗憾。”但是佛教学院的学生在上课期间,是规定不准请假外出的。

  过了两天,我请她到院长室来,我说:“妳帮我去高雄买一些文具用品,买完以后,剩下的三百元,妳就顺道在市区玩玩再回来,不必再去向老师请假了。”

  这时,她笑得好开心,欢喜地说:“是!谢谢院长,我明白您的意思了。”从此以后,她安住在学业上,努力用功。

  七、玻璃丝袜

  黄秀美是一个美丽、活泼的女孩,即使在佛光山读佛学院,仍然带着一点红尘的梦想。

  有一次,有人随口问她:“秀美啊!想不想出家?”

  她却认真地说:“我还没穿过玻璃丝袜呢!”

  后来,有机会到美国访问,我托人买了几双玻璃丝袜。海关人员检查我的皮箱时,露出不解的异样眼神,彷彿在问我:出家人买玻璃丝袜虽然不犯法,但是买玻璃丝袜做什么呢?我心里想:为了满足一个学生穿玻璃丝袜的梦想,为了对一个徒众发稀有的出离心表示鼓励,你哪里会晓得出家人也有天下父母心啊!

  八、不舍一人

  四十多年前,佛光山沙弥学园刚刚成立时,有些家长将家中智能比较低,无法管教的孩子送来,我本着佛法不舍一人的信念,全部收容下来。这些孩子虽然反应差,不念书,但是顽皮好动的本性比起一般儿童来,却有过之而无不及。一些老师向我反应,这些孩子只会捣蛋坏事,不知感恩,不如将他们遣回。我说:“让我来教他们吧!”

  我经常拿文章给他们抄,并且不时以爱语鼓励。几年过去了,他们从抄写中了解读书写作的脉络方法,渐渐变得聪明,并在《觉世》旬刊投稿获刊登,高兴地捧着佳作给我看。

  后来我在东山建了一个篮球场,每天下午和他们玩篮球,久而久之,他们从打篮球中,学到了遵守规则、忏悔认错、礼让对手、群我合作的观念?;褂行┥趁治奘ψ酝?,竟然成为山上最会修理水电的技工,连外面请来的工人看了都自叹不如。

  有一次,沙弥乘福骑着摩托车出外找水电材料时,不慎被来车撞上,昏迷不醒。在医院急救,睁开眼睛的第一句话是:“请你告诉师公,我已经好了。”谁说他们只会捣蛋坏事,不知感恩呢?

  九、住持下厨

  四十多年前的一个盛夏,午后两点,有九个年轻人来到佛光山朝山会馆,和柜台小姐说:“我们都是大专学生,趁着暑假期间,从北部特地来此一游,因为是第一次来,人生地不熟,问了好几次路,转了好几趟车子才到达这里,没想到担误了午餐时间,不知道还有没有饭可以吃?”由于已经过了供应餐点的时间,知客师就为他们每人煮了一碗面充飢。

  当时我担任住持,刚接待完一批客人,从朝山会馆后面经过,看到这九个身体高壮的男孩子狼吞虎咽的模样,心想这么一点点面,怎么够他们纳胃,于是即刻到厨房为他们炒了一盘饭,并加热四道菜。

  当热烘烘的饭菜端上桌时,九个年轻人一阵惊喜,其中一人问:“这样要多少钱?”

  “不要钱,是师父送给你们吃的。”柜台小姐回答。

  临走时,他们添了九百元油香钱。在当时九百元是一笔大数目,柜台小姐好欢喜,赶紧向我报告,其实我当时只是想让这一群疲惫的孩子们饱腹,不料居然得到十倍以上的报偿,对于弘法事业不无小补。而最令我高兴的,是从门后过道的窗口,看到他们每个人都带着跳舞般的步伐走出大门。至今想起,心中还是充满着无限的喜悦。

  十、广结善缘

  我每次出外弘法,在观光区难免会遇到兜售纪念品的小贩,我想和他们结缘,买一些纪念品,但是看来看去,没有一样是出家人所需要的。心里想:如果买了这些东西回佛光山,要摆在哪里呢?可以送给谁呢?假使不买,我又很挂念,像每次到了澎湖,只见每个帆布帐蓬下,堆满了大大小小的石头、贝壳加工的摆饰品,心想他们的生计一定很困难,他们一天能卖出多少个石头?能销售多少条贝壳项鍊呢?但是,如果光买一家,其他的小贩怎么办呢?左思右想,干脆广结善缘,请徒众到每一家摊贩布施,一家一百元。

  直到现在,我到世界各地云游弘法,都不喜欢空手穿过市集,总要请人随意买点什么和小贩们结缘,才觉得安心。

  十一、小费是欢喜钱

  过去香港的出租车司机拒载出家人,因为他们认为出家人光头,会使他们一出门就赚不到钱,乃至赌钱、赌马也会输得光光。为了改变香港人的成见,每逢搭出租车,我都在车资以外,附上丰厚的小费,给他们欢喜,让他们发财。

  有一次,我在红磡香港体育馆演讲时,对听众们说:“出家人就是财神爷,能带给众生物质与精神、世出世间的财富。”台下一片掌声雷动。经过多年的努力,香港人现在很喜欢出家人,尤其喜欢听闻佛法,因为闻法会改变观念,好的观念就能获得财富。

  我主张给小费,因为我觉得小费是小小的布施,小费是欢喜钱,给小费就是有人情味的表现。现在我在香港坐出租车,司机反而不收我的费用了。

  十二、用赞美代替批评

  六十几年前,我初到台湾,在宜兰雷音寺弘法时,有一位熊养和老居士,经常到寺里来义务教授太极拳。他是江苏人,曾任阜宁县县长,在宜兰县颇有名望。

  他在台湾唯一的侄子熊岫云先生,是宜兰中学的教务主任。有一天,正逢熊老居士七十大寿,熊岫云先生特地准备了一份大礼,向叔叔拜寿。熊老居士见了侄子,语重心长地说道:“我不需要你任何的孝敬供养,只要你肯在佛菩萨面前磕三个头,念十句阿弥陀佛,我就心满意足了。”

  熊岫云先生是一位虔诚的耶稣徒,哪里肯磕头拜佛呢?于是拔腿就跑,但是回头想想,叔叔是他在台湾最亲的亲人了,因此心里又感到十分懊悔。为了想知道佛教究竟用什么力量,让威德并具的叔叔心悦诚服,从此以后,他每逢周三、周六的共修法会,都会坐在宜兰念佛会的一个角落里听经闻法。

  起初,他双手抱胸地听我开示佛法,渐渐地,他见到我,会合掌问候。我从来没有特别招呼他,也不曾劝他信佛。如是六年过去了,在一次皈依典礼中,我看到他跪在众中忏悔发愿。典礼结束,他告诉我:“六年来,我不曾听您批评耶稣教不好,甚至您还会赞美耶稣教的好处。您的祥和无诤,是我在耶稣教中不曾见过的,因此我决定皈依佛教。”

  十三、面的价值

  五十多年前,我经常坐上十个小时的车程,来往宜兰、高雄之间讲经说法。那时素食并不普遍,为了解决中餐,我都在彰化下车,到一个陋巷里的小面店吃阳春面。

  老板是一位木讷寡言的人,我从来没有看过他和顾客说过一句话。他的阳春面每碗订价一元五角,我每次去,都要他卖五元,他说:“五块钱一碗,没人要吃啊!”我说:“别人不吃,我吃。”所以,我每次都拿五元给老板结账。久而久之,他不要我的面钱,我说:“当初是我主张卖五元的,现在你怎么可以不收我的钱?”因此,我还是坚持照付。

  五十年过去了,目前他已经在那里建起大楼。然而一向勤劳作务的他,仍然以卖面为业,只是随着物价上涨,一碗卖到三十元,因为料好价实,生意还是和以前一样鼎盛,客人络绎不绝,而他也依旧和往昔一样沈默不语,只顾着煮面端面,唯独看到我来的时候,才兴高采烈地主动上前招呼。

  十四、加护病房的水果

  一九九五年四月二十五日,我到荣民总医院作八个小时的心脏手术,等麻醉苏醒后,被送往加护病房观察。

  来到加护病房头一天,偶然睁开疲惫的双眼,看到一位欧巴桑来往于各病床间拖地,为了感谢她维护环境清洁,也为了不想错过与每一个人结缘的机会,我勉强在身上找纪念品,却遍寻不获。突然看见对面桌上一篮水果,于是对看护的侍者说:“拿个水果给欧巴桑吃!”

  “哪里有水果呢?加护病房是不能带水果进来的。”

  “那不是吗?”我指了对面。

  哎!原来是章金生教授为了来探病,连夜赶工画了一幅水果油画送给我。虽然这一次我没有送成,但是住在加护病房的二十几天里,我天天都忙着把访客送来的鲜花、水果转送给别人,让大家缘缘相结。

  十五、沙弥睡觉

  沙弥多半玩心很重,不爱读书,所以每次一上课就打瞌睡,还有的竟然从第一堂睡到第六堂,让老师伤透脑筋。

  有一天,教授天台学的会性法师气冲冲地跑来找我说:“除非你把那几个爱睡觉的沙弥退学,否则我不教了!”

  我说:“请您息怒,不妨想想,这些沙弥正是好玩好动的年龄,本来就不喜欢读书,他们肯待在教室里,就已经很不错了,况且能坐着连睡六小时,也是不容易的功夫啊!”

  会性法师听了以后,笑了起来。我继续告诉他:“沙弥虽然睡着了,但心念还是沈浸在佛法的梦乡里,睡间或醒来,听到一字一句,也许对他们的一生受用无穷,这样不是比他们在外面嬉戏游荡,沦为坏孩子更好吗?”

  十六、我的爱徒

  三十几年前,在佛光山的普门中学校门前,我与黄英吉先生偶然相遇。他问我办学之道,我叙说自己的理念及建设人间净土的构想。在一番交谈之后,才知道他是花莲四维高中校长,慕名前来普门中学观摩。

  从此,他对佛光山有了坚定的信心,不仅全家皈依佛教,而且经常出钱出力,支持佛光山的弘法活动。在学校教育方面,他一再强调:他的治校理念、办学精神全部来自“人间佛教”理念,所以他要求所有老师都要阅读佛教经典及我的著作,并且举行考试,此外更鼓励学生禅坐,每学期都邀请教界大德来校演讲。如今四维高中的办学成效之佳,可说是有口皆碑。

  有一天,他来佛光山,我刚好与全山大众普参,便邀请他一起参加,向大家介绍时,我称他是“我的爱徒”,这一句话让他深深感受到佛门平等无差别的慈悲心。

  回到学校以后,他把老师、学生也视为一家人,每次只要和学生集会讲话,开场白一定是:“各位爱徒!”

  有人问他:“你为什么把学生称为‘爱徒’?”

  他回答:“我是佛光山星云大师的爱徒,我的学生自然也是我的爱徒。”

  十七、我看到了大家

  一九九五年四月底,我住院开刀,因为怕大家担心,所以一直不敢对外宣布,但是消息还是走漏了。承蒙大家爱护,开刀后不断有人来访、来电,关怀我的病情。为了答谢大家的眷顾,六月十九日,我在台北阳明山中山楼举办“恳谈会”,藉此也让爱护我的人放心。

  在教育部任职的郑石岩教授应邀致辞时,说了一段禅宗公案:

  洞山良价禅师卧病在床时,弟子曹山本寂禅师前往探望,他问道:“老师身体有病,不知是否还有不病之体?”

  洞山禅师说:“有。”

  曹山禅师再问:“不病之体是否看得见老师呢?”

  洞山禅师回答:“是我在看他。”

  曹山禅师不解,问道:“不知老师看到了什么?”

  洞山禅师说:“当我看的时候,看不到有病。”

  郑教授说完,回过头来,问我:“师父!不知您在病中看到了什么?”

  我回答:“我看到了大家。”台下一片如雷的掌声响起。

  十八、以爱赢得爱

  五十多年以前,一位沈太太来到寺院里,一见到我,就哭着说:“师父!我以后不能来参加您的法会了!我不想活了,我的先生金屋藏娇……。”听完了她的诉苦,我说:“我有办法能够挽回妳的婚姻,不过,妳一定做不到!”她赶快收起泪水,央求我传授她锦囊妙计。

  我严肃的说:“先生之所以有外遇,不外是太太在家抱怨唠叨,嫌他这个不好,嫌他那个不对,所以只好在外面找欢乐,但是妳不但不自我反省,还变本加厉,对他种种批评,妳这样谩骂,只会使先生觉得家里像地狱一样,让他更加厌恶摒弃……。”

  “那我该怎么办呢?”她又掉下哀怨的眼泪。

  “妳要对丈夫更加的好,以恨怎么能赢得爱呢?以爱才能赢得爱啊!”

  过了半年,对于佛教毫无好感的沈先生突然来访,感谢我挽回他濒临破碎的家庭。原来,沈太太照着我的话去做,回到家里对丈夫百依百顺,甚至即使知道他要外出和别的女人相会,也不撕破脸,反而对他更加体贴。久而久之,沈先生觉得还是家里温暖,因此又重回妻子的怀抱。

  有一天,沈先生忍不住问太太为什么突然改变态度,对他这么好。沈太太说:“因为我师父说‘以爱才能赢得爱’。”

  十九、新加坡四位少女

  一九七四年佛光山举办大专青年夏令营,知客师带着学员巡山,有四位远从新加坡来此一游的女青年也请求一起参观,当大家来到朝山会馆唯一一间的高级客房时,一阵惊叹声飞扬起来,其中一名青年说:“如果我今天能在这里住上一夜,真是死也甘愿!”刚好我在旁边听到这种渴求的音声,不顾管理人员的意见,就答应她说:“妳可以住在这里。”

  这四位年轻人,后来在佛光山每一年的法会,她们都大力的捐献、拥护,实在非常难得。其实,我只不过是随缘给别人一点欢喜,从未想过这样的回报。

  二十、为义工服务

  朱家骏原本是军队里的通讯官,为宜兰救国团编辑刊物时,我发现他优异的编辑才华,便请他为我编辑《今日佛教》与《觉世》旬刊,由于他的版面设计新颖,标题引人入胜,突破陈年窠臼,因此被《幼狮》杂志网罗,发挥他的才干,在当年台湾的杂志界,可说无有出其右者,对于编辑艺术的改进有卓著影响。

  记得他每次到雷音寺为我编辑杂志时,我总是预先将浆糊、剪刀、文具、稿纸等准备妥当放在书桌上,甚至晚上睡觉的枕头、被单,也都是新洗、新烫,干净整齐地叠在床铺上面。他经常工作到深更半夜,我都在一旁陪伴,并且为他下面,泡牛奶,准备点心。

  他常和我说:“师父!您先去休息吧!”我还是坚持等他完工,才放心回寮。遇有寒流来袭,我怕他着凉,每次都将自己仅有的一床毛毯拿给他盖。

  记得当年有些人知道我对他如此关爱,惊讶地问我:“您是师父,怎么倒像侍者一样对待弟子呢?”

  我答道:“他如此卖力地为佛教奉献所长,对于这样的弟子,我怎么能不做一个慈悲的师父呢?”

  二十一、护航

  佛学院的院规规定:夜晚十点“开大静”以后必须就寝。当时我还担任院长,偶尔深夜巡视院区,看到几个同学偷偷地开夜车,有的人藏在楼梯角落写功课,有的躲在大殿暗处拜佛,回想过去自己不也经常如此?不禁哑然失笑,“真是自古皆然,哪个学生没有开过夜车?”因深恐巡寮的老师会干扰他们,于是我就在附近绕来绕去,替他们护航。有时方便的话,还会送上一些点心,嘱咐他们安心用功,但是也要注意身体健康。

  二十二、小人物

  盛隆大理石工厂的负责人余福隆先生与我素昧平生,有一天寄了新台币五万元支票给我作为建设佛光大学基金,里面附了一封信,说他只是一个微不足道的小人物,但盼这一点小小的心意,能对佛光大学的筹建工作有些许帮助。我当时想到大理石是一片一片慢慢切割而成,要赚五万元实在很不容易,所以特地打电话向他致谢,并且问他:“有什么需要我帮忙服务效劳的地方吗?”

  电话那头传来余太太惊喜的声音,她很诚恳地说:“……我们很卑微,实在不敢劳烦大师,只希望大师能拨空到我们的工厂来普照。”

  我立即允诺,徒众们在一旁七嘴八舌地说:“师父!行程已经排满了,不要去了,何况路又不熟,万一耽搁了时间怎么办?”

  此刻我已经动身走出门外。

  我的车子才刚到余先生工厂门口,余太太就带领工厂里的员工到办公室来和我见面。我主动和他们握手问好,只见一个个都急着在身上把手擦干净,才伸出手来。真是一群最纯挚的赤子!

  临走时,我邀余先生第二天带领员工及眷属,全部到台北道场用午斋。

  当他们参观台北道场时,发现道场的地板居然是他们工厂的产品,都觉得与有荣焉,随即看到十二楼中庭正在装修,余先生立刻表示要发心捐献这一片地方的石材。

  鹿母夫人因卖嫁衣捐作东园鹿子母讲堂的基金而得到时人尊敬;须达长者以黄金铺设祇园精舍而名垂青史;余福隆夫妇怎么会是卑微的小人物呢?

  “我的人间性格”收录在我的《人间佛教》丛书里面,现在为了在《百年佛缘》一书中,让读者完整的认识我是一个什么样的人,是好、是坏;是真、是假;是善、是恶,就把它摘录表达于此,让读者为我评价了。

责任编辑:王冠

热闻

  • 图片
<<>>
22

农历十一月初十星期六

壬辰年 壬子月 丁巳日

幸运飞艇视频直播 | 重庆幸运农场技巧玩法 | 769| 304| 508| 34| 213| 382| 278| 760| 194| 483|